“少儿不宜”的国家图书馆(ZZ)

国家图书馆“少儿不宜”?


金羊网
2008-06-17
16:30:02  来源:羊城晚报

□王琳

6月15日上午,北京市民马先生带着7岁的女儿入国家图书馆看书时,其女儿被工作人员以未满18岁不能入内的理由拦下。面对质疑,国图工作人员解释
称,因担心未成年人自控能力差,不能很好地遵守图书馆的规定,且国图大部分藏书不适合他们阅读,所以禁止他们入内。(《京华时报》6月16日)

图书馆是

信息中心,知识圣殿,是供公众平等使用的公共服务场所。图书馆不仅以馆藏图书为读者授业解惑,更以其平等和开放传递公民理念。一个正上一年级的女生因为对
地理、历史方面的知识很感兴趣,而选择在家长的陪同下来到国图,然而回报她满腔求知欲望的,却是一个“少儿不宜”的规则。“未满18岁不能入内”实则是对
所有的未成年人进行了“有罪推定”,如果国图的解释也算是理由,那么所有的中小学都应停办———“未成年人自控能力差”嘛。

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公布的《公共图书馆宣言》里,各国的公共图书馆应“提供无私的服务,不因年龄、种族、性别、信仰、国籍、语言或社会地位而有差
异。少数民族、身心障碍人士、住院病患、在监人士等,有事实上的困难,无法利用常态性的服务及资料时,公共图书馆应针对他们的需求,提供特别服务”。看
来,国图是不想与世界接轨,也不愿承担一个公共服务机构应承担的职责。

对未成年人一律言禁,实则还是行政领域中常见的“懒政”思维。如今行政机关都懂得要打造一个“服务型政府”,国图能不能走出“行政管理”的旧思维,
而以公共服务提供者的姿态面对读者。图书馆对未年人开放,不否认会发生一些因小孩喧闹而影响大多数成年读者的例子,但是否能够通过馆员对孩子的引导来让孩
子们遵守图书馆的公共规则和基本礼仪呢!当然,对于孩子的监护人来说,在带孩子上图书馆前向孩子强调规则的重要是十分必要的。如果在馆员的交涉下,孩子的
监护人还不能制止孩子的喧闹,这就是监护人的失职。总不能因为有个别特例的存在,就宣称自己“少儿不宜”;因为给未成年人以正确的引导费时费力,就干脆拒
绝履行自己对未成年人的服务职能。

知识面前人人平等,求知面前也应人人平等。当一个国家的图书馆等公共服务机构都在拒绝未成年人,而烟草酒精、暴力影视、电子游戏却在向这些未成年人敞开怀抱,这个国家还有资格说未来吗?类似的服务错位和执法错位,不能再继续下去了。

摘自:http://www.ycwb.com/sp/2008-06/17/content_1914413.htm

缘起:

国家图书馆不能拒绝7岁孩子的求知
中国网 china.com.cn  时间: 2008-06-17  发表评论>>

王军荣

15日上午,北京市民马先生带着7岁的女儿入国家图书馆看书时,其女儿被工作人员以未满18岁不能入内的理由拦下。工作人员称,因担心未成年人自控能力差,不能很好地遵守图书馆的规定,且国图大部分藏书不适合他们阅读。
(6月16日《京华时报》)

7岁的孩子要进入国家图书馆读书,这是值得赞赏的。这足以说明这是个爱读书的孩子。然而,她的求知欲望却被无情的阻挡于国家图书馆的门外。

孩子被拒绝的理由是未满18岁。为何一定要
满了18岁才可以进入国家图书馆读书?难道求知也分成年人未成年人?这样的理由实在是“去人性化”。未成年人自控能力是差点,但孩子不是任何时候都控制不
住自己。相信一个爱读书的孩子进入到图书馆里,他们不会像在草坪上玩耍一样。他们也会像大人一样认真的读书;即使孩子做出了违犯图书馆纪律的事,工作人员
完全可以提醒和阻止。孩子还没有犯错,就说人家错了。这何尝不是“有罪推定”?至于说国图的大部分藏书不适合孩子阅读,则更不能成为拒绝孩子的理由。大部
分不适合,总有小部分适合吧。再说,你怎么就知道这些藏书不适合“这个孩子”阅读?孩子和孩子是不一样的。适合不适合并没有科学的标准,要孩子们自己读了
才知道。如果不适合,他们自己会离开。并不是工作人员说了算。

作为国家图书馆,应该为一个热爱读书的孩子感到高兴,更应该为这个孩子提供一切方便。身为国家图书馆工作人员,却做了一件拒绝读书的事。实在令人痛心。

公共图书馆在美国星罗棋布。馆内藏书丰富,
有完备的电子查询系统,进行着现代化的科学管理。各图书馆之间可以互通有无,为读者找书提供了极大的便利。更令人叫绝的是,在美国的每一个图书馆里,都开
设有“儿童专区”。这些“儿童专区”面积各不一样,但全占据着馆内最引人注目的位置。墙面和地毯五颜六色,多彩多姿,书架上摆放着毛茸茸的玩具。沙发有不
同的造型;另外还摆放有休闲摇椅。从整体上看,“儿童专区”像一个小小的儿童乐园。每一个来到这里的孩子都兴高采烈。“儿童专区”
使得孩子感觉到读书不是那么辛苦,是一种快乐有趣的事情。那些从会吃饭起就会读书的孩子,不少在念小学的时候,就能够像模像样地查阅资料写小论文了。在我
看来,美国图书馆的“儿童专区”’的最大意义是激发了孩子的读书欲望。

孩子是读书的种子,激发孩子读书的欲望,于国于民都是莫大的功德。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,国家图书馆都不应该拒绝一个孩子的求知欲望,更不能以“有罪推定”的理由拒绝。为孩子的读书提供更多的方便,提供更多人性化的措施,我们完全可以做得比美国更好。

国家图书馆不能拒绝7岁孩子的求知,不能拒绝一个读书人的希望。

摘自:http://www.china.com.cn/review/txt/2008-06/17/content_15828713.htm